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>> 您现在的位置: 焦裕禄纪念馆(故居) >> 媒体报道 >> 网媒报道 >> 正文
 
 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焦裕禄纪念馆(故居)·文章作者:郑州晚报 ·文章来源:郑州晚报· (2015-6-25 16:55:43)·网媒报道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
焦裕禄与妻子徐俊雅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焦裕禄在世时,没留下一张“全家福”。图为1966年2月,徐俊雅和6个子女在家门前的合影。

焦裕禄逝世50周年,子女回忆焦氏家风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核心提示:今年,焦裕禄同志逝世50周年。在这50年里,热爱劳动、艰苦朴素、“不能搞特殊”的焦氏家风与焦裕禄精神历久弥新。“不能搞特殊”,就是与群众打成一片,亲民爱民、无私奉献,自觉把权力关进牢笼,不通过特权谋利。记者走访的焦裕禄后人,大都是普通人。他们在普通的岗位上竭尽全力地践行者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以实际行动传承焦裕禄精神。

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”家风不正则政风难平,焦裕禄精神与焦氏家风一脉相承。“不能搞特殊”的焦氏家风,应该成为新时代下党政干群深入基层、亲民爱民、无私奉献的一座精神丰碑。郑州晚报记者 路文兵 文/图 兰考报道

 (一)焦裕禄家风:千万不能搞特殊

 “夫君子之行,静以修身,俭以养德。非淡泊无以明志,非宁静无以致远。”

 为国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的诸葛亮,临终前写给儿子诸葛瞻的一封《诫子书》,成为后世历代学子修身立志的名篇。

“修身,齐家,治国平天下”。在中国传统文化中,家风敦厚尤显重要。中共领导人习仲勋便以“勤俭节约、讲信义”的家风,言传身教,督导子女。

同样为兰考人民“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”的焦裕禄,从小就教育孩子热爱劳动、艰苦朴素。但在子女心里,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是——“千万不能搞特殊!”

简简单单几个字,并不惹眼。但这条家训,女儿焦守凤记得,儿子焦跃进记得,孙女焦楠和孩子等焦家上上下下20多口人都记得。

“焦裕禄的孩子不搞特殊”,在生活中就像一把尺子,度量着他们的日常行为。焦裕禄子女六人,相继入党、工作、成家,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,普普通通做人,本本分分做事。

“虽然弟弟跃进当上了‘七品’县官,但焦家人大多数都在普通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工作着。这么多年来,我们一家没有一个在人生的道路上被别人说三道四。像其他人一样,我们也面临着票子、房子、孩子等种种生活中的难题。”焦裕禄次女焦守云表示。

如今,焦裕禄的子女大都已经退休,焦家人四世同堂,家庭成员都是“食人间烟火”的普通人。家中同样有人下岗、有人待业。

长女焦守凤一家人至今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屋檐下。儿子虽然已结婚成家,但十几年前就从单位下岗了,靠给私营老板打工挣几个老实钱,做临时工挣几个血汗钱。

孙女焦楠,从事着一份普通的审计工作。“我没见过爷爷,但从小便对爷爷的事迹耳濡目染,从崇拜到自觉的遵守爷爷的家规,我承担起了焦裕禄后人的责任。我在做事之前都会想,这件事换成是我爷爷,他会怎么做。爷爷留下的家风,我也同样会反复告诫我的孩子。”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焦裕禄后人在焦家小院合影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2002年8月,焦裕禄80岁诞辰,一家人共同度过。(本文图片均为焦守云提供)

(二)长女焦守凤:一辈子没搞过特殊

焦守凤坐在焦家小院里,她身材微胖,头发花白,脸色黝黑,一位看上去并不惹眼的老太太。

焦守凤记得,那年她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,夏天傍晚,她也是这样坐在院里,远远的看到父亲骑着自行车叮铃铃的从外面回来。

“爸爸回来啦!”弟弟妹妹们“呼啦啦”都叫着喊着迎上去,自行车前梁坐一个,后座挤两个,父亲轮流载着孩子们在县委大院里转着圈,笑声洒满大院。

那时候的父亲,似乎有忙不完的工作,很少有机会这样陪孩子们玩。他甚至从没带孩子去过公园,过世后连一张完整的全家福也没有留下。

《干部十不准》

在焦守凤的记忆中,一家人一起吃饭是难得的幸福时光。父亲会照例问起子女们的学习近况,告诉他们要尊敬老师、团结同学,不能因为自己是县委书记的孩子就高人一等。

焦守凤却感觉自己“低人一等”。原来,母亲曾亲手给焦守凤做过一件花色大衣。这件大衣,焦守凤一直穿到上初中。随着焦守凤个子长高,这件衣服穿身上既不像大衣,也不像棉袄,有些不伦不类。况且期间大衣洗了拆,拆了洗,衣服上满是补丁,都已经发白了。

那时候,正是小姑娘爱美的年纪。同学笑她,县委书记的姑娘穿的还不胜我们呢,衣服上还有补丁!她觉得委屈,就央求父亲给她换件新大衣。父亲说:“委书记的孩子并不特殊,要说特殊,只能是更加的爱学习,爱劳动,而不是爱攀比。学习上向先进看齐,生活条件跟差的比。”

还有一次,长子焦国庆打着“县委书记焦裕禄”的旗号,没花钱看了一场戏。焦裕禄得知后,严厉批评了焦国庆,并亲自带着他去向检票员阿姨道歉、补票。

到了戏院才知道,前三排的位置一直都空着,都是给县委领导留的,而中间最好的那个位置正是给书记留的。

从戏院回去后,焦裕禄在县委会上作了自我检讨,还专门起草了《干部十不准》,规定任何干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搞特殊化。

与当今的《八项规定》异曲同工,《干部十不准》里的规定非常具体,其中就有不准看白戏、“礼堂10排以前的戏票不能光卖机关干部,要按先后顺序卖票”;“不准用国家和集体的粮食大吃大喝、请客送礼”等规定。每一条准则,都是对领导干部特权思想的有力批判。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
2004年5月14日,焦裕禄的祭日,徐俊雅和6个孩子聚集在焦家小院合影留念。

“县委书记的女儿要带头吃苦”

作为焦家的长女,焦守凤既要上学读书,又要帮父母做家务,还要照料年幼的弟弟妹妹们。这些事影响了她的许多精力,她中考落榜了。

她喜欢读书,哭着要父亲给她安排复读,焦裕禄没同意;有好几个单位都希望她到他们那里去上班,做打字员,做老师,话务员......焦裕禄知道后一一拒绝。

一天早上,焦裕禄对闷着气的焦守凤说,走,咱上班去!

听到这句话,焦守凤兴奋的跟着父亲去上班。当父女俩一路走到兰考食品加工厂时,她傻眼了。原来父亲安排她到食品加工厂当腌咸菜的小工。

在这里,焦守凤有时一天要腌上千斤的萝卜,有时一天要切几百斤的辣椒。晚上双手被辣椒烧的火辣辣的疼,根本睡不着,她只好起来打盆凉水泡手。

腌咸菜不是最难的,最难的是一个十八九的小姑娘挑着咸菜走街串巷的吆喝的卖。

焦守凤哭过,也在暗地里埋怨过父亲对自己太狠心。她心生怨怼,赌气一个多月没回家。

焦裕禄耐心地教育她:“县委书记的女儿,更应该热爱劳动,带头吃苦,不应该带头搞特殊化啊!”

不久后,焦裕禄病重。焦守凤去郑州看望父亲时,焦裕禄从手上取下自己戴了多年的那块手表交给她,说:“爸爸没让你继续读书,也没给你安排一个好工作,爸爸对不起你。这块旧手表是爸爸唯一的财产,送给你作个纪念吧。”

焦守凤泪如雨下。后来,这块手表成为焦家最珍贵的传家宝。

1966年2月26日,根据焦裕禄生前的遗愿和兰考民愿,河南省委决定将焦裕禄的遗体从郑州迁葬于兰考。

当天兰考万人空巷,人山人海,街两边挂满挽联。当焦裕禄的棺木刚刚在街头出现,悲痛的人群,不顾一切的冲向前去,泣不成声。火车站离墓地不到三里地,整整走了两个半小时。

这一刻,焦守凤明白了为什么兰考人民拥戴父亲。他一生清廉,身为高官却两袖清风,不属于自己的坚决不占不求,从来不搞特权。他和兰考人民同呼吸共命运,有雨水之情。

那是50多年以前的事儿了。50多年来,焦守凤一次也没利用父亲的名头搞过特殊,至今仍住在一个狭小的屋檐下。

......

焦守凤回过神来,叹了一声气。又见柳条新绿,父亲过世已经整整50个年头。50年来,那个终日忙碌,身影高大的父亲,在她心里并没有走远。“不准搞特殊”的家风,焦家上下恪守不怠。

(三)次子焦跃进:做焦氏家风的血脉传人

焦跃进敦厚内敛,不善言辞。

他的办公室,摆着一尊父亲的铜像。他时常对着这铜像沉思,既为缅怀,也为聆听父亲的心灵教诲。

焦裕禄去世时,焦跃进才6岁,母亲徐俊雅也才33岁。家里上有两位年迈老人,下有6个尚未成年的孩子。一家9口人全靠徐俊雅每月50多元的工资和每个月13元的抚恤金艰难度日,生活很拮据。

一件衣服,老大穿完老二穿。一个作业本,正、反两面都用完,才会换新的。

但母亲始终记着父亲临终前的遗言:“我死后,你会很难,但日子再苦再难也不要伸手向组织上要补助、要救济。”

母亲的教诲

在焦跃进记忆中,父亲高大而严厉,常常不在家。对父亲的印象,大都来自母亲和周边人的描述。母亲徐俊雅少言寡辞,跟他说过最多的一句话就是,千万不能搞特殊,不要忘了你是焦裕禄的儿子。

作为焦氏家风的关键传承者,母亲对孩子的管教是极其严厉的。正是因为她的言传身教,焦家的孩子们才融入了父亲博大的精神生命河流里。

那一年,毛主席号召知识青年“上山下乡”。焦跃进知道,只要母亲向组织提出申请,他完全可以留在县城。母亲拒绝了他的要求,声色俱厉的说,别人能下基层,为什么你不能去?“记住,干好了,你是焦裕禄的儿子,干不好,你也是焦裕禄的儿子。”

在母亲的坚持下,焦跃进来到农村,担任生产队长,也就是在那里,老农讲述的关于爸爸的故事,深深地触动了他,让深刻感受到了父亲与兰考人民深厚的感情。

当时队里有个小砖窑,焦跃进干的是最重最累的活儿——手工脱坯。“脱坯打墙,活见阎王。”焦跃进一天能搬2000多块,晚上经常浑身疼的睡不着。“别人能干,为什么我不能干?县委书记的孩子不特殊。”

后来当上县委书记后,为了工作方便,焦跃进在自己家里装了一部电话。当时电话尚未普及,还是摇把的。母亲看到后,质问他原因,焦跃进说方便工作。

“用电话指挥工作,有点脱离基层、脱离群众啊。通过电话,什么实际情况也了解不到。要多向你父亲学习,有时间多往老百姓中去,那才是最实际的情况!”

焦跃进想到了父亲。“在这大雪拥门的时候,我们不能坐在办公室里烤火,应该到群众中间去。共产党员应该在群众最困难的时候,出现在群众面前,在群众需要帮助的时候,去关心群众。帮助群众。”

徐俊雅对焦氏家风的传承,让焦跃进完全融入到父亲的精神河流中。

不搞特权的“小焦书记”

作为政府官员,焦跃进在日常的工作中更能体会到父亲这句“不能搞特殊”的涵义。不搞特殊,就是深入基层群众,与群众打成一片,廉洁奉公,自觉把权力关进牢笼,不通过特权谋利。不能搞特殊的家风,也成为他从政的一条座右铭。

身为干部,焦跃进有审批钱财的大权,但他从未用特权给自己搞过特殊。他放言“坚持不该花的钱一分也不花,该花的也是一分钱掰两半花”。

有一次他和某农业局局长去上海出差,他要了一个三人间,农业局长有意见了:上午要和新加坡、澳大利亚的客商谈生意,这三人间有损于我们县的形象啊!就开了一个套间。等与外商谈完后,焦跃进马上让把房退掉,又回到了三人间。为了谈生意,他们一天都没吃好饭,局长想晚上一定要补偿补偿,谁知焦跃进领他上了地摊,每人一碗米,一个小菜,另加一碗白开水。

焦跃进从政期间,曾在乡里、县里、市里的很多部门“当家”,却从未给任何一位亲属安排过工作,为官严谨。在一次会议上,他说:“当年父亲严格要求自己,不搞特殊,在各方面起到模范带头作用;我是焦裕禄的血脉传人,一定接好父亲的接力棒!”

在他心中,父亲就是他的榜样,”不能搞特殊“就是他的信条。他经常访贫问苦,走访孤寡老人,发现问题能解决的就立即解决,不能解决的就带回办公室集体研究。老乡们都说,这娃长得像他父亲,办事也像焦裕禄,人们叫他“小焦书记”。

“在我的成长过程中,爸爸对我既是一种精神财富,同时也是一种压力。这种压力对我是一种鞭策,我绝不能给他老人家脸上抹黑。”

焦裕禄家风:不能搞特殊

焦裕禄6位子女合影

(三)次女焦守云:焦氏家风与焦裕禄精神一脉相承

“阳春布德泽,万物生光辉”。三月的兰考,暖风含笑,万物复苏。这个普通的中原小县,在暖阳的沐浴中焕发着勃勃生机。

对于兰考百姓来说,在兰考广布德泽的,永远是带领他们封沙、治水、改地的焦书记。

城外的泡桐树,在春风中轻摇着枝杈。在这片泡桐林中,有一棵格外高大,树干要三人才能合围。这树是焦裕禄1963年亲手栽下,至今已50多年。

兰考百姓为纪念他,用围栏将树围起来,叫它“焦桐”。待到清明前后,这片泡桐树便会呼朋唤友般呼啦啦一夜绽放,淡紫色的喇叭花拥簇在枝头,灿若云霞。

它们是再普通不过的树种,却能防风固沙,又是制作古筝、琵琶等乐器的绝佳材料。“要想富,载桐树,生产发家好门路”。 60年代初,焦裕禄根据兰考的地理环境倡导栽种泡桐,自那时起,泡桐的种植得到推广,成为兰考县农业一大优势。

在焦守云印象里,父亲就像一棵泡桐树,普普通通,腰杆挺直,一辈子都在牺牲自我为民谋福。

作为家里的次女,焦守云记忆中的父亲,平日里衣着整洁,很喜欢吹拉弹唱,打篮球他是中锋,但经常刚工作起来忙的不见人。

上级给的大米等补贴,他要么是退回去,要么是带到工地上,给那些从南方来兰考下乡的知识分子。他知道他们很辛苦,吃不惯北方的窝头。

她觉得,父亲不只是个艰苦奋斗苦干实干的人,也很讲究工作方法。

小时候,弟弟焦跃进嫌窝窝头难吃给扔了,父亲并没有声色俱厉的责骂他,而是启发式的教育他。他捡起窝头,放到火上一烤。顿时,一股焦香传来,焦跃进接过窝头吃得很香。随后,父亲让儿女们合唱《我是一粒米》:农民伯伯早起晚睡,每天种田地,一粒一粒米呀,来得不容易......

“再小的错误,他也从不姑息迁就,不允许有任何形式的特殊化,不允许有一星半点的优越感。”

焦守云从小聪慧伶俐,被全家人推选为焦家的形象代表,更是焦家的“外交官”和“代言人”。1966年,毛主席在天安门接见她时,她还脚踏农家鞋,身上穿的衣服还带补丁。

退休后,焦守云专职于焦裕禄精神的研究工作,无论是作报告,还是特别策划音乐电视《焦裕禄之歌》,她都把宣传父亲的事迹当成自己的责任和自己工作的一部分,为传承和弘扬焦裕禄精神而奔波。

“父亲的精神是值得我研究和传承的,他不仅没有拿群众的一针一线,还把自己一生中的全部积蓄和心血都奉献给穷困农民,他和当地人一样过着粗茶淡饭的日子,穿着朴素的工装,完全看不出他就是县委书记。”

电视剧《焦裕禄》剧组找她当策划,她痛快地应允了;一些商家找她当顾问,她毫不客气地回绝了。“人家凭啥请我去?不就是让老爷子去撑门面吗?”对这些事情,焦守云想得明白,分得清楚:“父亲教育我们不能搞特殊,但做焦裕禄的孩子,又的确很‘特殊’——我们必须耐得住寂寞,耐得住清贫。

在焦家人看来,按焦裕禄遗嘱,家人在最艰难的日子里没有向组织伸手,就注定了焦家世世代代都不会凭借“焦裕禄后代”的名号向组织要特殊照顾。“否则那将是对父亲最大的不敬。”

习近平同志将焦裕禄精神概括为亲民爱民、艰苦奋斗、科学求实、迎难而上、无私奉献。而焦家热爱劳动、艰苦朴素、不能搞特殊的家风,则完全是焦裕禄精神在家庭中的具体表现。焦裕禄精神与焦氏家风,二者一脉相承。

“家是最小国,国是千万家。”家风不正则政风难平,很多贪官腐败分子的堕落起点,正是始于家风这道“防火墙”失去效力。家风不正的人,不可能有一心为公的情怀,也不可能有健康良好的政风与民风。

今年,焦裕禄同志逝世50周年。他们在普通的岗位上竭尽全力地践行者自己的责任和使命,以实际行动传承焦裕禄精神,时刻恪守热爱劳动、艰苦朴素、“不能搞特殊”的家风。焦氏家风,不仅是这个20余口的大家庭所恪守的准则,也应该成为新时代下党政干群深入基层、亲民爱民、艰苦奋斗、无私奉献、廉洁奉公的一座精神丰碑。

【 点击次数:774 报道录入:admin    责任编辑:admin 】 
  • 上一条报道:

  • 下一条报道:
  •  
     【发表评论】【加入收藏】【告诉好友】【打印此文】【关闭窗口
     网友评论:(只显示最新10条。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)
     
     

    无标题文档

    版权所有:焦裕禄纪念馆(故居) 鲁ICP备09067271号-1

    地址: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源泉镇北崮山村 电话:0533-4820152 邮编:255200